【山坂】身為御宅族的我不可能被池面現充喜歡上!06

*此为翻译文 非原创

*P站ID=7040928 作者:椎野コウ

*有错误欢迎指正



  合宿第三天,很不凑巧地下起了雨。

  泉田前辈和手嶋前辈一致认为这样的天气是没法进行户外训练的。因此决定要搭乘巴士,前往距离宿舍要花上数十分钟的室内练习场。

  包含自己在内的社团成员们,都将自行车装载在巴士上。

  当大家在巴士前排成一列的时候,真波君再次用不容分说的口吻,轻声细语地说道「我想坐在你旁边」

  我则是默默点了头。

  然而就在坐上位子,巴士的门扉关闭的瞬间,我才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糟、糟糕!忘记吃晕车药了!而且还放在包包裡!

  已经无法回头的我顿时面色发青。

  都说了只有几十分钟,应该没、没问题、的吧……如果把眼睛给闭着的话。

  我一边祈祷希望不会晕车,一边闭上双眼紧靠着座椅。

  …………

  就在巴士出发的三分钟后。

  我还是晕车了。

  「唔唔……」

  我蹲坐着将左手按在嘴巴上。

  虽然意识到自己晕车的事实,但若是能从其他人那裡拿到晕车药的话那该有多好。

  只不过,晕车后才吃药早就已经来不及了,等到药效发挥的时候说不定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吧。

  无论前后都能听到其他社员们高兴的欢笑声。但那些声音对我而言就仅仅是不协调的音调。

  觉得好想吐……

  由于是行径在山路上,比平时还更容易摇晃和曲折的关係,让不适感变得更加强烈。

  脸色难看地将手捂在腹部周围,坐在一旁的真波君则是轻抚我的背。

  「你怎麽了?晕车了吗?」

  「唔、嗯……」

  「晕车药呢?」

  「我忘记吃了……」

  「哎呀,要是我也有帮你确认的话就好了」

  「不,是我自己忘记要吃的……」

  真波君温柔地摩娑我的背。有了他的温和关切,身体的不适感才终于得到些许的和缓。

  「现在在山路上还下着大雨,也没办法停下来拿药呢」

  他一边轻抚我的背一边看向窗外地说道。我对此摇了摇头。

  「嗯……没、没问题的……或许……谢谢你……」

  即便说着没关係之类的话语,噁心感依旧在慢慢地累积加重起来。总觉得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吐出来了。

  正当我深锁眉头的同时,真波君将原先轻抚后背的手搭上我的肩膀,温柔地往他的身旁靠过去。

  「快躺下来吧,那样感觉会舒服一点」

  「诶,可是……」

  我面色发白的抬头看向真波君,他作为回应给了我一抹轻笑。

  「没关係。坂道君小小隻的,一定够躺得下」

  「不,那种事……」

  我的脸颊开始发热。

  把头靠在他的腿上的话,会让人觉得有点难为情。但是就如同对方所言,这确实有让我想躺下来的冲动。

  当自己还在支支吾吾的时候,真波君施加了握着肩膀的力气。

  「来吧,快躺下」

  「啊……」

  我被强行挪过来并倚靠在对方的大腿上,眼镜也被真波君给取了下来。

  接着用感到十分愧疚的神情向他道谢。

  「谢、谢谢你,真波君」

  「嗯,别介意,等到了我会叫你起来的」

  「真、真的很谢谢你……」

  当我转而望向真波君的膝盖后,便悄悄地阖上了双眼。

  好温柔啊……

  胸口一点一点地充满暖意。

  闭着眼睛的当下,也更能够听见心脏那噗咚,噗通的跳动声。

  真波君用指尖抚摸自己的脸颊的同时,那鼓声响就变得更加嘈杂。

  身体的感觉正逐渐好转,我的意识也开始慢慢脱离。

◇◇

  「坂道君,已经到了」

  「唔……」

  被摇晃身体而醒了过来。但因为视线还很模煳,没办法全盘理解周围的情况。

  此刻的我还想继续睡下去,向靠近自己的热源投怀送抱。并用手臂摩擦着脸孔,吸着那足以使全身力气脱落的好闻气味。

  「坂道君,再不起来的话会被骂的哦」

  「嗯——……」

  身体被再一次的摇晃。虽然还不是很清楚,但依稀知道再不快点起来是不行的。我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皮并一边让身体坐正。

  露出了呆滞的神情,双手在脸上轻轻拍打地游移徘徊。

  「我的眼镜在哪……?」

  「给你,早安」

  眼镜被人自动戴上,原先模煳的视野顿时变得清晰。儘管如此,脑袋却还没开始正常运作,一时之间还呈现呆滞的状态。

  听见了从身旁传来「呼呼」的笑声。多亏如此我才终于能理解现在的状况。

  「啊、对、对不起!我、我睡着了吗?!」

  「睡得超熟的呢」

  真波君将手肘靠在窗户的边缘,并托着腮帮子一边露出微笑。

  我害羞得身体就像快燃烧起来似的变得炙热

  「抱歉,请你忘记吧」

  「我不会忘的」

  「快、快点忘掉啦!」

  「呼呼……真是的……太好笑了……哈哈……」

  就像完全停不下来似的,真波君的肩膀还在持续晃动。

  我使劲拉扯着对方的衣服下襬。

  「不要笑」

  「呵……不笑了不笑了……呵呵……」

  「别笑了啦~~!」

  「抱歉抱歉……」

  他一边道歉一边深呼吸了好几次。

  真的完全被戳中笑点了啊。但是我同样也很喜欢,看见真波君笑得如此开心的模样。

  正当自己注视着真波君忍耐不笑出来的时候,从后方传来了「我说你们啊」的不愉快的声音。

  「在这裡打情骂俏的,再不下车的话司机先生会很困扰的吧!」

  「噫啊,抱、抱歉」

  向我们说出这番话的人是鸣子君。不知从何时起所有社员中除了我们以外的人都已经离开巴士的样子。

  我和真波君也因此急忙地尽快下车。

评论(7)
热度(67)

© 快被榨乾的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