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身為御宅族的我不可能被池面現充喜歡上!05

*此为翻译文 非原创

*P站ID=7040928

*有错误欢迎指正




  「我们到了」

  真波君用充满朝气的声音说道。

  我东张西望地看向四周,脚边有小小的河川经过。以及总觉得感受到一股清晰的空气,但特别的是,这裡和刚才的景色并没有太大变化。

  我将头抬向真波君开口问道。

  「真波君,这裡会有什麽吗?」

  「嗯,很快就会出现了,再等一下」

  「?」

  我完全无法理解真波君所说的话,只是满满的一头雾水。

  他将身体朝着笔直的前方,身旁的我也一同注视眼前的景色。

  就在这时候——

  一个圆形的光芒从河川上出现,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依序增加,就像是夜晚的星空般地开始闪烁。

  我睁大双眼并深深吸一口气。

  「是萤火虫……」

  「嗯」

  住在城市裡的话肯定见不到的,绿意盎然的大自然也好,小小的生物也好,如此美丽的景色就存在于眼前。

  我的内心十分感动,并且「哇啊」一声拔高了音量。

  「好厉害好厉害,居然有这麽多」

  「很漂亮吧」

  「真的好漂亮!啊,我忘了把手机拿出来了」

  虽然心想着从口袋拿出手机,却早已看得出神,当栗子掉落在肩膀上时才回过神。然而,眼前遍布的萤火虫是如此的耀眼无边,胸口也为此而澎湃,就算想拍照也没法做到。

  「真厉害,真波君知道这个地方会有萤火虫吗?!」

  「嗯,是我在去年的时候发现的」

  「原来是这样——!」

  「感觉不错吧?」

  「嗯!实在太感动了!没想到萤火虫是这麽漂亮呢……」

  我毫不厌倦地望向周围的景色,站在一旁的真波君则是抿嘴笑着,并一边说道「能让你这麽喜欢我很高兴呢」

  这时的我对真波君露出笑容

  「真波君谢谢你,带我来这麽漂亮的地方」

  「……」

  凝视自己的真波君转变为严肃的神情。随后便深锁眉头,轻轻握起了我的手。

  我对这副情景则投以镇静的目光,也许是因为,这隻手早已被无数次牵起过的缘故吧。

  而他的手,不由得让人感到比平时更加冰冷。

  「真……」

  正当想呼喊他的名字的瞬间,有道影子落在我的脸庞上。与此同时,嘴唇上碰触到了柔软的东西。

  虽然这种触感很快就消失了,却也让我顿时间说不出话来。

  刚才我被、被亲了?!

  我的脸颊唰一下地变得火热,真波君也略为面带潮红的保持沉默。

  惊讶地将手遮在嘴唇上并向后踉跄。而真波君就像是为了支撑住我一般,捉着我的肩膀。

  「很危险喔」

  「啊……」

  真波君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紧紧抱着自己,我则是靠着他那令人感到温暖的肌肉,并将脸埋进了对方的肩膀裡。

  心脏正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剧烈跳动。

  明明还想说些什麽,嘴巴却颤抖得发不出一丝声音。

  「接吻……」

  「你讨厌吗?」

  「……」

  「抱歉,身体不由自主就动起来了」

  他立刻放开了自己。

  我用近乎要哭出来的湿润双眼望向真波君的脸孔。而对方依旧摆露着一如往常的笑容。

  「这是我的第一次」

  「是这样吗?」

  「嗯」

  「没想到是初吻,真高兴呢」

  高兴什麽的,一点也没有。希望至少能在这麽做之前先说一声的。不过,就算对方说了,我的答复也只会被搁置在一旁吧。

  「真波君也是第一次吧?」

  「嗯?是指什麽?」

  「接、接吻……」

  「我?我的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哦」

  「……」

  我不停眨着眼睛。当真波君的脸庞倒映在眼瞳裡的同时,我不知道究竟该摆出什麽样的表情才好。

  看见我如此诧异的模样,真波君就像感到欣喜般地「啊」了一声。

  「你刚才吃醋了对吧?」

  「诶诶?!没、没有那回事!」

  「骗人,你吃醋了」

  「没有!」

  「一定有」

  「就说没有了!」

  我拚命地呼喊出来,真波君则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他的笑容并没有退去,但也稍微参杂了一点凄凉的神情。

  「真可惜……很希望你吃醋呢」

  为什麽?

  一直一直印在脑海中的疑问就在这时强烈地浮现上来。

  到底为什麽,你会喜欢上这样的自己呢?

  我是个男孩子,只是个御宅族,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不点。

  明明并不是个,能够被像你这样有魅力的人喜欢上的存在。

  因此,我开口说出内心的想法。

  「真波君……」

  「嗯?」

  「真波君为什麽,会喜欢上我呢?」

  「真突然」

  「因为我很在意」

  真波君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困惑。

  「嗯。说实话已经喜欢上了,我也说不出理由呢」

  「……那你是喜欢我的哪一点呢?」

  「全部都喜欢」

  「只有这麽说我不能理解啊」

  「我说啊,坂道君」

  真波君变动声色地呼喊我的名字。并且握起了我的手递向他的嘴唇,将指尖抵在唇上后便接着开口道。

  「像那样子过于低估自己,是不好的哦」

  我嚥了一口气。

  「你很温柔,无论对谁都很着想。」

  「那种事……」

  随然我想尝试开口否认,但真波君彷彿为了遮蔽似地把话继续接下去。

  「真要说的话,那就是让我喜欢上的地方。所以,我不希望你再说出贬低自己的话了。」

  我的双眼慢慢浮出泪水。一股犹如阳光般温暖的东西逐渐流入胸膛裡。就像萤火虫的光芒一样漂浮起来。

  请不要,对我说那些话。

  如果说了……那样的话……我会……

  「你可以理解了吗?」

  「唔……」

  原先低着的脸颊如弹簧般地向上仰望。

  看见真波君那艳美的笑容,我面带潮红地点点头后,他便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我的手。

  「那麽,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太晚回去的话就赶不上就寝的时间了,明天也要很早起呢。」

  「嗯……」

  「走了,脚边要注意哦」

  「嗯……」

  他再次牵起我的手向前踏步。

  我变得炽热的脸颊却无法浇熄。

  正在行走的途中,我一直盯着真波君的背影。

  由于他时不时的看向我的缘故,我慌张地隐藏自己的视线。

  每当对方继续看着前端迈出步伐,我就会立刻凝视起真波君。

  真波君。

  该怎麽办才好。

  从刚才开始,心跳的鼓噪就一直停不下来。

  身体也热得让人受不了。

  真波君迅速地行走在落叶上,而我也紧跟在他的身旁。

  依这个情况来看,恐怕还要几分钟才能够走出森林吧。

  但是此刻的我,心裡却盼望着,哪怕只是一点也想再继续牵着你的手。

评论(16)
热度(52)

© 快被榨乾的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