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身為御宅族的我不可能被池面現充喜歡上!04

*此为翻译文 非原创

*P站ID=7040928

*有错误欢迎指正

久違的後續來了,沒意外有空就繼續肝吧......




  合宿第二天。

  在午后的豔阳高照下,总北高中和箱根学园展开了比赛。

  根据担当不同的位置,竞赛的项目和距离也有所不同。

  我和真波君同属于爬坡选手的关係,势必会演变成正面迎战。

  就结果而言,无论是哪种项目的比赛都由箱根学园的选手位居于上位。

  包含鸣子君和今泉君在内其他的总北正式队员,和箱根学园卯足全力地接战的一年级们,最后可说是得到惨败也不为过。

  我所在的山坡路段上的比赛结果也出炉了。

  第一名是真波君,其次是黑田前辈,而我则是第三名。

  到达山顶的真波君将双手伸向了天空,看着这副景象的我不由得为他身为厉害的爬坡选手这件事深感佩服,甚至不知为何地感到骄傲。

  黑田前辈看起来也十分悔恨的样子。

  「唔……怎麽觉得眼前变得好晃……」

  比赛结束之后本想着要去休息,却在放置好自行车的瞬间,眼前的事物突然大幅度的晃动起来。恐怕是流太多汗而导致出现轻度脱水的症状吧。

  心想必须尽快补充水分才行,一边焦躁地迈开步伐。那样做却让视野变得更加扭曲。

  「哎呀,你还好吗?坂道君」

  听见由上头落下的声音。我望向那个将自己近乎要倒下的身体给支撑住的人。

  「啊,真、真波君……唔,嗯。我没事」

  「你的脸色很差哦。走得动吗?」

  「我可以的」

  话虽如此,视野已经摇晃到连脚都无法站稳的地步。脑海中的思绪也变得紊乱。

  正当我想拭去额头上的汗水时,身体突然像在宇宙般地浮起来。

  「嘿咻」

  「唔哇啊!?」

  周遭的景象不但不再晃动,甚至还翻转了一百八十度。

  明明到刚才为止还尽是看到灰色的溷泥土,如今照映在眼眸裡的却是蔚蓝的天空。

  我瞠目结舌地注视着让自己浮在半空中的真波君。

  「坂道君很轻呢」

  「等、等等、等一下……!」

  真波君将我打横地抱起来……用普遍的说法就是公主抱地对我露出莞尔的微笑。

  我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由于脚碰不到地面而感到害怕,我用手腕紧紧抱住真波君的脖颈。

  「放、放、放下来,快放我下来真波君」

  「诶—可是你还站不稳。我会带你去帐篷的」

  「但、但、但是我很重的啊,很重的」

  「这点程度不算什麽,没有比学校裡的槓铃还重哦」

  虽然很高兴他对自己这麽温柔,但老实说从周围投射而来的视线让我感到刺痛不已,无论前辈或后辈都用一脸吃惊的表情直盯着我们。

  的确如此,公主抱什麽的简直就是少女漫画中的场景……太羞耻了……但是,身体也因此才能得到解救。

  我一边将变得赤红的脸颊埋进他的肩膀裡,一边小小声地说道。

  「唔……谢……谢谢你……真波君……」

  「哪—裡」

  但果然还是太过羞耻。光是看到这画面……太丢脸了。

  在到帐篷之前都没有勇气抬起自己的脸颊。

  抵达帐棚后就被对方放在长板凳上。

  拿到了运动饮料和冰袋,脑袋的晕眩感这才终于消失了。

  我再一次地向真波君道谢。

  「真的很谢谢你,真波君」

  「别客气。比起这个我啊,很有力气对吧」

  「嗯、嗯嗯。很厉害呢!」

  「着迷了吗?」

  「诶!?」

  受到他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我冷汗直流。坐到旁边后又再一次的询问我。

  「你喜欢上我了吗?」

  「不……那个」

  看见我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对方皱起了眉头。

  「没有吗?」

  「……抱、抱歉」

  说出道歉的话语后,真波君耸了耸肩并不服气地说着「真固执啊—」

  确实刚才的情形,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话或许真的会深感着迷也说不定。

  心情变得更为複杂,我除了保持沉默以外别无他法。

◇◇

  当天晚上,我被真波君叫了出来。

  心想着会不会又像昨天那样被告白而畏畏缩缩的,原先在等待的对方这时候朝宿舍入口的方向走过来。

  走到门口后,看见他跨上了自行车的我露出一脸茫然的神情。

  他用大拇指指向后方并对着我说道。

  「从这裡开始要走一段路哦」

  「诶,可是」

  说实话经过一天的练习身体早已精疲力竭了。然而就像是察觉到我的心情般,真波君用温柔的声音接着开口。

  「有个想带你去的地方,很快就到了」

  「……」

  都已经说到这份上,要是再拒绝的话感觉会很不好受吧。我默默点了头,并将自己的自行车也一同牵出来。


  骑着自行车奔驰的同时,附近的住宅很快就转变为树林丛丛的景象。

  山林深处的夜晚可说是相当昏暗。毫无一丝生人的迹象,除了铃虫的鸣叫声以外听不见其他任何的声音,也让人感到害怕。

  在心裡头纳闷,到底要去什麽地方呢,我用不安的神情注视真波君,而他就像是为了让我感到安心似地展露出笑容。

  不久后真波君迅速地踩下煞车。当眼前的自行车正降下速度,我也一同为了停下而开始减速。

  将自行车放置在一旁后,真波君往没有道路的森林方向走去。

  「过来吧」

  「到底要去哪呢?」

  「到了之后就会让你开心的,所以快点」

  被真波君牵住手的我,向葱绿茂密的森林裡迈开了步伐。

  而对方也丝毫没有迷惘般地持续前进。

  虽然我并没有卸下不安的神情,但依然选择相信真波君,将自己的手回握给他。


(待續)

评论(4)
热度(50)

© 快被榨乾的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