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身為御宅族的我不可能被池面現充喜歡上!03

*此为翻译文 非原创 详情请看第一回

*P站ID=7040928

*有错误欢迎指正






  没想到抵达合宿地点后,真波君一度对我发出小小的窃笑。

  我并没有阖上双眼,而是任由炽红的脸颊向下垂挂。

  他将嘴唇凑向我的耳边,窃窃私语地问道「最后出来了吗?」

  总而言之,我默默点了头。

  我们在变成两人独处之前一直是互相牵手的状态。

  从巴士离开后为了先放置行李而往宿舍的方向前进。我们和箱根学园就连宿舍也是联合的形式。虽然箱根学园和总北高校的社员都各自走在一块,却唯独我和真波君肩并肩地走在一起。

  「住在同个屋簷下真是太好了呢。」

  「唔……嗯」

  我盯着地面的同时一边含煳地回答道。

  到方才为止都被握住的右手,还依旧在发热。

  我们为了将行李放在各自的房间裡而得暂时分离。在道别的时候向对方挥手并说出了「练习的时候见」

  和他在一起时的紧张感这才终于像是被切断了线一般,让我在进入房间后呈现脱力的状态。

  坐上榻榻米后我把背嵴倚靠在牆壁上。

  和我同一间寝室的鸣子君就在这时对我唤了一声「呐小野田君」并接着开口。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和箱学的男生在一起,感情真好啊」

  「啊……你是说真波君?唔……嗯。感情……很好,是吗」

  「不都已经腻在一起了吗」

  今泉君也一同凑进我和鸣子君之间的对话。

  我不知究竟该如何回答才好,因此只是「嗯」了一声地给予随意的附和。

  「总觉得有点忌妒呢」

  鸣子君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嘟哝着。

  「你是指什麽?」

  「感觉就像小野田君被抢走了一样」

  「诶」

  我睁大双眼。在整理私人行李的鸣子君耳根子红了起来,今泉君则是在一旁喃喃自语。

  「小孩子吗」

  「你说什麽啊假正经。你在巴士上不也一边问「那是小野田的朋友?」还看了他们好几下吗」

  「我才没有」

  「明明就有——」

  两人展开一如往常的争论,我则因此缓缓地站了起来。

  正当他们吵得正起劲的时候,在隔壁房间的手嶋前辈走进来大声喝斥一番才终于让两人停止。


  合宿第一天的练习直到夜晚才结束。

  没有像夏季合宿那样三天内跑完一千公里的计画,竞赛及技术上的训练等等才是这次的主轴。但是这样的计画消耗了许多脑力和体力,使我累积了相当多的疲惫感。

  餐厅就在宿舍裡头,无论是箱学或总北都一块共度这次的晚餐。

  在那裡排列着数张长型的桌子,我端着摆放晚餐的托盘在恰当的位置中坐了下来。

  就在吃到一半的时候,注意到旁边好像有人停下脚步。

  默默抬起头来看才发现站在那的是展露笑容的真波君。

  「辛苦了,坂道君」

  「啊,嗯。你也辛苦了」

  「我能坐这吗?」

  「嗯」

  话语落下句点的真波君坐上了椅子。我将眼睛侧向一旁窥视着。

  他在双手合十之后开始享用晚餐。而我也如同彷效般地让注意力回到自己的饭碗裡。

  沉默的气氛在晚餐时间依然延续,真波君的对面则是出现了一位貌似名叫黑田的箱学前辈。

  黑田前辈把今天的训练中所必须检讨和注意的事项都一一告诉真波君。真波君帶著十分认真的表情专心聆听。

  身为局外人的我,用餐结束后只是一边看着剩饭一边啜饮茶水。

  不知究竟要在什麽时候离开位席,明明是和我毫无关係的内容却忍不住也一起聆听黑田前辈所说的话。

  正经的话题结束没多久就从中途转变为閒话家常。由于感受到柔和的氛围而开始有了想离席的念头。

  当我要悄悄起身的时候。

  「啊,坂道君」

  就在我将要离开那个场合的瞬间,我的手臂被一旁的他给捉住了。

  作为回应地朝他的方向看过去,真波君便笑容满面的向我提出疑问。

  「你有再考虑过了吗?」

  「诶」

  「这段期间的答复」

  「…………」

  我彷彿时间靜止般地变得一动也不动,位在眼前的黑田前辈正用诧异的神情注视我们两个。

  就连在前辈附近的社员也都在异常气氛的垄罩中纷纷将视线投过来。

  脸颊被染上红晕的我缩回了被真波君捉住的手臂,并且转而拉起他的胳膊。

  「等、等等,真波君,过来这裡」

  「要做什麽?」

  「总之先过来就对了」

  「好好」

  在面带开朗笑容的真波君的另一侧,牵引着他的是一张险恶的面孔。

  走到没有一丝生人气息的走廊后,我放开了真波君的胳膊。

  「答、答复是指」

  「当然是指告白的答复呀?」

  「那、那件事我已经,回、回绝了……」

  「但是你没有喜欢的人不是吗?」

  「唔……」

  我垂下颈部凝视自己的双脚。

  能够感受得到来自于头顶上的真波君的笔直的视线。

  而在我身后的洽好是一面白色的牆壁,啊啊,站的位置,好像很不妙的样子,现在才开始后悔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又回到了如同那次被压退到牆边时的光景,我就这麽被对方的手臂给囚禁在其中。

  将原先低下的脸庞再次抬起,胆怯的眼瞳中映照的是真波君的身影。

  他也不再绽露出先前的微笑。眯起了又大又细长清秀的眉目对我开口说道。

  「你讨厌我吗?」

  「我、我没有讨厌你」

  「那不就行了。绝对不会让你后悔的。和我交往吧」

  「我……我不行啊」

  「为什麽?」

  「因为……我是男生」

  「就算是男的我也不在意」

  「但是我会介意的」

  「因为我是男生所以才不想和我交往吗?」

  「并、并不是那样的……我……噫」

  我的声音在颤抖,已经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对了,我慢慢地又把抬起的脖颈给垂落下去。

  真波君凑到了相当近的距离并窥视我的脸说道。

  「我喜欢坂道君」

  「唔……」

  对于第一次被人直截了当地说出喜欢什麽的这种事令我畏缩不已。

  我感觉彷彿就要被直盯着自己的真波君的眼睛给吸进去似的。

  「可是……」

  「嗯?」

  「就算不是我,一定还会……遇到更好的人……不能让你白白浪费啊」

  「那也是由我来决定的事,我已经说了好多次非坂道君不可的」

  就算对我这麽说我也。

  然而在我低着头的同时,真波君把手环绕到我的身后。

  连「诶」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抱在怀中。

  虽然慌张地想挣脱开来却又被更加用力的紧抱住。

  「真、真波君!?」

  「喜欢」

  耳朵旁传来了低声细语,顿时间变得炙热起来。

  被突然来袭的羞耻感侵袭的我紧紧闭上双眼。

  感觉心脏就快要坏掉了。

  「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喜欢」

  「唔、啊……等……等等……!」

  温热的吐息在耳边吹拂而受到刺激。我紧紧抓着他的肩膀。

  真波君的话语还未结束。

  「快点喜欢上我吧」

  「真……」

  全身的血液流动变得更加迅速。

  真波君则是稍微放低身体后把嘴唇凑了过来。

  诶……?

  我瞪大了双眼。

  「喂—真波—」

  响起了另有他人的声音,我的心脏顿时如同冻结一般。

  真波君也同样吓了一跳,立刻从我的身旁跳开来。

  而从右边的角落探出头的是到刚才为止都还待在一起的黑田前辈。

  「啊—原来你在这种地方。还没吃完的饭菜该怎麽办啊?」

  「啊啊,那个就送给黑田前辈吧」

  「说什麽要给我,都已经冷掉了。嘛要吃也无所谓。但是再不快去洗澡的话澡堂就要关了喔」

  「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我知道了,让你特地过来不好意思」

  「喔喔—」

  然而对方前来的目的还没有结束。

  在两人交谈的过程中我一直保持沉默到最后一刻。

  黑田前辈在我和真波君之间交互看了看之后,露出讶异的表情。

  「你们两个在这种地方做什麽」

  我对于前辈直截的询问感到很不安。

  绝不可能把刚才抱在一起的事给说出来。

  我躲到了真波君的肩膀后面,他则是小小声地对我说道「别担心」

  「只是在商量一些事情」

  「蛤?商量?为什麽要偷偷摸摸的?」

  「因为是跟恋爱有关的话题」

  「什麽。哈啊—还真是青春啊」

  「黑田前辈的青春难道还没来吗?」

  「小心我揍你啊真波」

  「啊哈哈」

  真波君和前辈看起来聊得十分惬意。

  关係真不错……

  虽然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注意到他和其他人和睦相处的模样,却总觉得心情起了微妙的变化。

  让人无法联想到是方才为止都还在和自己告白的氛围,我不禁开始纳闷真波君怎麽不去当个演员呢。 (而且也长得帅)

  「嘛,总之快点过去吧。那边的眼镜仔也是」

  「好、好的」

  黑田前辈交代完忠告后,消失在走廊的尽头裡。

  我们也终于卸下心防地互相叹了气。

  「我也想去洗个澡了,我们先回去吧。下次再继续」

  「啊……呃,好的」

  继续,难道又会有什麽吗……也、也就是说,那时候真打算要做出什麽事?虽、虽然很想上前追问,但因为胆小的缘故什麽也没有问出来。

  这时真波君伸出了手捉住我的胳膊。

  我则把头倾向一旁。

  「一起去洗澡吧」

  「不、不行!」

  我立刻拒绝了他的邀请。真波君对此睁圆了眼睛。

  「为什麽?」

  「……因、因为」

  「我什麽都不会做的」

  「我……我知道……可是」

  「哈啊—真没办法。我知道了啦。就算不一起洗也没关係哦」

  不知为何有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我低着头默默不语。

  「真想看坂道君的裸体啊—」

  他将双手撑在后脑勺地发出不满的抱怨声。

  果然是想看我的裸体吗!?

  我的脸颊唰一下的变得通红。

  真波君接着又说出令人感到害臊的话。

  「嘛,总有一天会在床上看到的吧」

  「不、不会给你看!」

  「真小气」

  「够了,我、我要走了」

  「好好」

  我迅速地通过他的身旁离开。但却一度停下脚步回头望过去。

  对方看见我的脸庞后一边睁着眼一边轻轻挥舞着手。

  作为回应我则是面带苦闷的神情同样挥起自己的手臂。他看起来貌似是很高兴地露出苦笑。

  那样的容貌尽收在眼底,使我最终还是打消了先行离开的念头,和真波君一起回到房间的归处。

评论(13)
热度(90)

© 快被榨乾的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