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身為御宅族的我不可能被池面現充喜歡上!01

*首先,這是翻譯文,翻譯文,翻譯文,非原創

*P站ID=7040928 原名「オタクのボクがイケメンリア充に恋されるわけがない!」

*可以對照看,有錯誤歡迎指正

*因為很喜歡這篇文就搬過來了,但前中後篇的篇幅略長,所以打算再分割慢慢放上來

*失憶梗,中後篇開虐

*兩人都是高中二年級

可以接受請往下拉



***********************



  此刻的我,正在品味着出生以来头一次被壁咚的感觉。

  「坂道君,和我交往吧」

  「……咦」

  站在我眼前的是露出满面笑容的真波君,我的脸正被他的身体所投射出的影子给复盖着。

  究竟为何会演变成这种情况,老实说我也没办法彻底明白。

  总而言之,我开始简单地回想起状况发生的来由。


◇◇


  真波山岳君是我在其他学校中为数不多的朋友。虽然是骑自行车的竞争对手,但是也交换过邮件地址,他的的确确是我的好友。(这个部分很重要)

  就在今天,突然一个人来到我的学校。

  看见他脸上挂着一如往常天真无邪的笑容,爽郎的向我说出「午安」地打了一声招呼。

  对于能够遇到真波君真的感到很开心,也因此飞快地跑到他的身边激动地问道「怎麽了吗?有什麽事?」

  他则是告诉我「有些事想找坂道君聊,我们稍微去一下屋顶吧」我就像隻听话的狗一样温顺地点了点头,抱着期待的心情和真波君前往屋顶。

  到达屋顶后,我什麽也没有多想地又再一次询问真波君「有什麽事情吗?」接着他就散发出强烈的威势把我压到牆边,说出在一开头时出现的臺词。当然现在的我,正张大嘴露出了痴呆似的表情。

  抬头便能仰望的青空,耳朵聆听到正在努力进行社团活动的学生们的声音,左右边也能瞧见到的金属丝网和纯白的云朵。

  以及伫立在眼前,真波君那张端正好看,展露出爽朗笑容的脸孔,也尽收在我的视线之中。

  明明不停冒着冷汗,却连几秒钟都没有流逝。

  「诶、诶?」

  我胆怯地缩起肩膀,并且发出困惑般的声音。与此同时,真波君一边「嗯?」了一声一边把头倾向一边。

  不对,不应该是「嗯?」吧!想把头歪到一边的人是我才对啊啊啊!虽然很想这麽大声喊出来,但因为太过震惊的缘故,想说出口的话被卡在喉咙裡,只发出了与此相互掠过的声音。

  「那个、为什麽呢?」

  「为什麽?要说为什麽的话,当然是因为喜欢才决定这麽做的阿?」

  「………………」

  在听到他如此脱口而出的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从嘴裡飞出来了。

  脸庞被错愕的情绪所染上,完全呈现了石化般的状态。

  这个帅哥,在说些什麽?诶?喜欢?是谁?对谁说的?真波君对我?骗人的,怎麽可能。

  我的眼瞳正为了寻找是不是有其他人躲起来而不停打转,思考着是不是有什麽整人计画。

  「这可不是恶作剧哦」

  心脏发出了咚咚咚的哀号声。

  简直就像是心思被看穿了一样。

  「但、但是……那个,我啊,我可是男孩子耶」

  「那种事情我也知道」

  我茫然注视着将我如此这般的话给轻易反驳的真波君。

  冷、冷静下来,我要……冷静下来。

  我这样告诉自己并且不断深呼吸,但是真波君在我彻底冷静下来之前,依旧用那张端正的脸孔持续迫近自己。

  这让心头一阵的我顿时间又被火红的热度染上了脸颊。

  「呐,和我交往吧。」

  「诶……唔……噫……等……」

  唔哇————!好近好近好近!

  和真波君在如此近的距离裡使我的心脏发出碰碰声响地跳动。

  虽然紧捉着他的肩膀,但因为紧张的关係完全使不出力气。

  他口中的话语还在接续着。

  「我真的喜欢你」

  真波君用严肃而认真的神情诉说,我的身体也感到快要死掉似的变得相当滚烫。

  什麽?这到底算什麽?Gal game?因为我是男孩子所以要变成BOVE Game(Boys Love game的简写)了吗!等等那种考察先搁在一边!先认真!认真起来!该怎麽办!答复!不快点回答的话!

  「那、那个,真波君」

  「嗯」

  「那个……虽然我真的很感谢你……」

  「……」

  「但我没办法」

  乾脆而俐落地,给出了答復。

  真波君一度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瞧,我并没有订正自己说过的话,而是让沉默延续着。

  他迅速离开了我的身旁用不满的神情开口道。

  「你讨厌我吗?」

  「诶,不是,我并没有讨厌真波君的理由哦?那个……嗯,果然男同志什麽的……」

  「那有关係吗?」

  「唔,嗯,的、的确就算是男同志也可以搁置不管,那个……但我是御宅族」

  「好像是那样没错,但这也没关係吧」

  好难对付……

  用手指把眼镜向上推了一下。

  用直接了当的方式说出口或许会比较好吧。

  我深锁住眉头,用强而有力的眼神凝视着真波君。

  「呐,我、我对真波君,真的没有用所谓的恋情啦,爱情的角度来看待的!那个!虽然我真的很高兴,但果然还是当朋友比较好!」

  「啊—不要一直一直说得这麽直接的伤害我啊—」

  「抱、抱歉……」

  「但就算是那部分也很喜欢哦」

  怎麽好像变成反效果了啊。

  我彷彿是在迷路中寻找出口般地,摸索着接下来要对真波君所说的话。

  「不是,我是说,我认为真波君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但是我既俗气,又是御宅族,还是个男生,所以我认为就算不是我也可以遇到更好的人!」

  「我不要,是坂道就够了」

  「千万别说那种话哦?!除了我以外的人绝对更好的!」

  「我不要,是你就行了,你不能喜欢上我的这种事我无法接受」

  喋喋不休地进攻的真波君。我终究还是变得招架不住,能够说服的话都用尽了,我的眼珠子开始打转了起来。

  真波君露出了孩子般的眼神,持续说着「求求你,和我交往吧」

  我开始紧咬着下唇。

  「唔、唔唔——我、我很困扰啊!」

  「抱歉,可是我想让你喜欢上我」

  「我也很喜欢真波君的啊!可是,当、当朋友的话……不行吗?」

  「不行」

  不行吗…

  我不禁想重重地哀声叹气。

  「你有其他喜欢的傢伙吗?」

  在那瞬间,我看见了真波君变得冰冷的视线,我颤抖地不停摇头。

  「那不就没有问题了,所以说和我交往嘛」

  听见这番话的我再次哆嗦地勐摇了摇头,与此同时他则面带不高兴的表情。

  「为什麽?你有这麽讨厌我吗?」

  「……」

  再也无法回答他所说的话,终究还是不禁让眼泪落了下来。

  已经不知道到底该怎麽做才好。

  「别哭了。你哭泣的样子我也不喜欢哦」

  我频频点着头,一边用手臂擦拭泪水。

  真波君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并叹了声气。

  「真没办法,既然这样我就放弃吧」

  「真、真的吗?」

  「不过只有今天呢」

  「只有今天?!」

  在湿润的瞳孔裡照映出来的真波君,如同刚才那段告白没有发生过似的朝我摆出爽快的笑脸。

  「在坂道君喜欢上我之前是不会放弃的」

  「诶诶诶——!」

  「绝对会让你做到的哦」

  说完那番话后,啾的一声,在我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一吻,我又呈现石化般的状态。

  他一边说着「拜拜」一边挥舞着手从屋顶上的门扉离开了。

  随着暴风雨般的情节落幕,我仍旧通红着脸跌坐在地上。


评论(3)
热度(142)

© 快被榨乾的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