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情人節產物,OOC慎點

  情人节这天,坂道感冒了。


  真波原先还满心欢喜的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想着坂道究竟会带给自己什麽样的惊喜呢。


  虽然老早就知道会收到情人节礼物,但对于真正拥有恋人的真波而言,果然会是个独一无二又非凡的惊喜吧。


  真波也从来没有想过,至今为止竟然会喜欢上除了爬山以外的事物。


  那就是人类。


  「哎呀,你特地来探望坂道的吗?真是辛苦你了。」


  按下门铃迴旋起清脆响亮的声音,急促而紧凑的脚步声随之而来;一张有着和坂道相似的和蔼面孔出现在玄关门前。


  「那孩子从小不是自己跑出去玩,就是窝在家一整天,现在也有了会来拜访他的朋友,作为妈妈真的替他感到很欣慰呢。」


  坂道妈妈一边泡茶一边娓娓道来着儿子的事情,蒸气袅袅的茶香瀰漫在装潢简易的室内;真波坐在餐桌一侧,吸了一口炙热的大吉岭红茶,向伯母问道:


  「那个……坂道现在睡着了吗?」


  「是啊,睡得正甜呢。大概也是因为昨晚熬夜的关係吧。」


  「熬夜?」


  「嗯,明明白天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半夜醒来的时候却发现那孩子在厨房裡,不知道在忙些什麽,还被我臭骂了一顿。」


  「是吗……」


  真波为坂道的行为有些吓到,却也稍微自有预感;凝望着见底的茶杯暗忖一段时间后,下定决心提出了要求。


  「请问我可以去看一下他吗?」


  「可以,只要别吵醒那孩子就行了。」


  「谢谢您。」


  真波向伯母露出了清爽的笑容,很真挚地道谢完后向坂道的卧室走去。


  「睡得很沉呢……」


  关上房门后,真波以轻盈的脚步接近躺在床上的坂道。那张红润的脸孔随着吐息上下膨缩着;偶尔发出些气若悬丝的呻吟,像是做了恶梦,像是在对病魔奋力抵抗着。


  明明是如此美好的情人节,坂道却重病在床,真可谓生活中小小的不幸。


  但真波也并非毫无收穫,即使一日计画泡了汤,也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和恋人享受了一个亲密的下午。


  好比说,撞见了自己所喜欢的孩子,以截然不同的模样显现在自己眼前。


  真波坐在床缘上细盯着坂道那宛若蒲柳般细瘦的身躯,以及因体温而烧红的肌肤,那些都是平时活力充沛时无可瞧见的景像。


  虽然只是一时之言,但此刻的坂道毫无防备,随时都能让人趁虚而入。


  犹如担心那小小的身体承受不住高烧的能量,真波伸出自己冰冷的手抚上对方的脸颊。


  「唔……」


  诶?


  儘管是无心之举,但终究不小心把对方给弄醒了。


  「……呼、哈…………诶、真波同学?」


  坂道挪动身体,微弱地吸了一口气后,看见上方出现的人影便睁大双眼。


  「抱歉,把你吵醒了。虽然看了你传来的简讯,但还是忍不住想来见你。」


  「怎麽会……虽然我很感谢真波同学,可是被看见这个样子我会很难为情的……」


  「没关係吧,反正迟早都会看到的不是吗?每一天每一天,这种刚睡醒的模样。」


  真波调侃般地说着像同居预告一样的话;坂道羞赧地拉上棉被不让他看见睡服。


  「而且,明明还和真波同学约好了今天要出门玩,那时候看起来很期待又高兴的,最后却被我搞砸了。」


  「别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我们可是恋人啊,这种麻烦根本不值得一提,呐?」


  真波握住了从棉被底下探出来的手掌。


  「谢谢你……真波同学真是个好人呢。」


  「一直好人好人什麽的……我可是男朋友哦?」


  两人刚开始交往还不到一个星期,但是真波珍惜恋人的程度,就像对进入新婚生活的爱妻似的,让坂道感到相当大的依存感,却也在无形中感到无所适从。


  「对了,我从伯母那边听说了,你昨晚在熬夜是为了做巧克力吧?」


  「啊,竟然告诉了真波同学吗……!」


  「这是不,行,的,为了我把身体弄到恶化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虽然摆明没有真的在生气,但还是故意鼓起了腮帮子,对坂道小力地敲几下额头。真波这种从未有过刻意卖弄孩子气的模样,让坂道觉得煞是可爱。


  「呵呵呵,我知道了真波同学,真对不起喔,我下次会小心的。」


  「是吗,那麽,坂道应该已经做好了吧?我可以吃吃看吗?」


  「咦,等、等一下。」


  没有趁真波发现之前把盒子藏起来,对方发现了放在床头一侧的粉红精緻包装,就迳自拿了起来。


  「哇啊,感觉真可爱,想不到坂道也有这麽少女的一面。」


  「快、快还给我!很丢脸的啊!」


  老实说做了这麽充满少女情怀的包装,坂道当下也感到很难为情,本想着等出门过后,时机一到再鼓起勇气交给对方的。


  「但这不是要给我的吗?现在气氛正好吧。」


  「是没错……但果然还是……」


  坂道对于眼前这位明知自己是病人还不手下留情的恋人感到些微绝望。


  「嗯,坂道看起来像是已经放弃的样子,我可以打开来看了吗?」


  「好吧,真波同学真狡猾呢。」


  没留意到对方轻声细语的感叹,真波小心翼翼拆开礼盒,纯手工的巧克力被整齐地排放在裡面。


  「……怎麽样?」


  坂道一脸不安地看着对方大口咀嚼的样子。


  「该怎麽说呢,很有坂道的味道。」


  「很有我的味道到底是?!」


  听见真波说出这种发言,坂道又再次情不自禁地害臊起来。


  「坂道的味道,就是我喜欢的味道。」


  「请不要再开我玩笑了啦……不过只要真波同学觉得好吃就好。」


  虽然最后是以这种打耍般的方式送了出去,让坂道感到些许遗憾,不过只要对方能喜欢就心满意足了吧。


  「虽然做了这麽好吃的巧克力我很高兴,但果然还是对坂道这样不顾身体让我有点生气。」


  「什麽……?」


  「那就,来kiss吧?这样的话我就原谅你。」


  真波以只有对方听得见的气音说话,而且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让坂道有点不知所措。


  而且我明明正在感冒中吧?坂道心想


  儘管如此,坂道还是不敢违背对方的要求,乖巧地把脸凑近,将嘴唇停留在还残留着巧克力味道的触感上。


  「哈啊……你的脸超红的啊,明明都kiss过这麽多次了。」


  真波双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发出了像恶魔般调皮的噙笑声音。


  「再亲一次也无所谓吧……」


  第二次亲吻不像第一次那样笨拙,在使出力道的瞬间,恶意地唅了一下对方的下嘴唇,坂道难堪地捉住真波的衣领。


  这就是所谓的,接吻到让人差点窒息的感觉吧。


  「唔唔……我快不行了,真波同学……」


  「好啦好啦,这就停了,明明我还可以再继续的。」


  维持了相同坐姿长达快半小时,接着真波直接拉开那厚实的棉被,坐到坂道身后并环抱住对方。


  「kiss完也好,练习完的时候喘着气也好,你的嘴唇总是在那样诱惑我,好像一直吵着『快把我给咬下来』的感觉似的呢……」


  「真波……同学?」


  「开玩笑的哦,别露出那种表情。话说回来,你可以主动一次,把嘴巴张开吗?」


  「咦……那种事情还是让真波同学来比较好吧……我很不擅长的。」


  「要由我主动也是可以。不过你知道吗?因为你有时候真的会露出……很欲求不满的表情喔?」


  「?!你都是那样看我的吗?」


  「是啊。」


  「这样让我好难为情啊。」


  「哈哈,不过真可惜呢……」


  「为什麽?」


  「因为坂道主动向我索吻的话,我就有理由放任自己的冲动了。」


  那天坂道终于重新体认到,果然对自己的恋人还是要稍微有所警戒才行。


评论(3)
热度(55)

© 快被榨乾的水水 | Powered by LOFTER